法律隐患下的商务叫车服务:保单无效 黑车洗白

本站    发布时间:2014-05-05

法律隐患下的商务叫车服务:保单无效 黑车洗白

随着Uber进驻北京,一场Uber、易到及大黄蜂之间的混战即将打响,“商务叫车”的概念瞬间成了新的热点,在资本市场和媒体的热炒之下,浮躁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然将这一业务视为O2O领域的新机遇。

这让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公司十分尴尬,今天的“商务叫车”与当年租车公司提供的“带驾”服务(租车配司机)本质上如出一辙。但因为涉嫌“非法营运”,这些重资产公司早在3年前就叫停了“带驾”服务,重心转回主业“租车”。

是政策变了吗?就在2013年,北京、广东、重庆等地先后出台了相关法规细则,强调在租赁汽车的同时不能再提供驾驶员,也就是说不能同时出车也出人。显然,商务叫车仍然存在着法律争议,几家公司都只能在灰色地带中摸索。

腾讯科技还调查暗访了北京目前的商务叫车市场,除去政策风险,这一行业在用户体验、安全保障及司机培训等方面仍有着诸多隐患,甚至连基本的保险业务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同时,外界盛传的黑车洗白也并非空穴来风,“人车分离”之后,在汽车租赁公司和劳务派遣公司的帮助下,黑车也能成为合法的营运车辆。此外,越来越多的黑车则直接通过一纸合同和1小时的培训,“速成”为商务叫车市场的参与者。

众多从业人员向腾讯科技表示,修改当前规章、放开对汽车租赁公司经营代驾业务的限制是他们现在最强烈的诉求。

但在政策出台之前,规范司机准入与乘客安全保障等问题或许才是这个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涉嫌违法的尴尬地位

本 月24日,美国叫车软件Uber(优步)进驻北京并开始商务叫车业务的试运行,车型包括奔驰S系、奥迪A6等豪华轿车。北京作为Uber落地的第一百座城 市,其商务叫车业务大部分早已被“地头蛇”易到用车所占据,再加上相对来说业务量较少的大黄蜂,三家商务叫车公司似已成三足鼎立之势。

两 个月前,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管理局发出通告,称禁止任何形式的非法营运活动,并将针对Uber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深圳市客运管理局局长俞力 称:“Uber与租车公司合作不仅提供车辆还提供司机服务,属于没有牌照情况下提供出租车服务,属于扰乱出租车营运秩序非法营运。”

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易到用车副总裁朱月怡并不认为自身存在法律风险,并且也与黑车划清了界限。但他也承认目前关于这个市场的诸多政策还没有明确,易到用车也希望政策能够尽快推动,“到底我们是行,还是不行,我们最怕政策上的变动,那样对业务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交 通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汽车租赁》一书中曾有这样的介绍:在我国,带司机汽车租赁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在《国民经济分类》 (GB/T4754-2002)中租赁业(L73)不包括附带操作人员的租赁、在道路运输业(F51)中也不包括带司机汽车租赁,带司机租赁是一个没有行 业归属的黑户。

早在2011年,一嗨租车的“带驾业务”被央视等媒体曝光涉嫌违法,“微博女王”姚晨作为一嗨租车的代言人也,也曾被连累,获赠‘最大“黑车公司”代言人’的名头。2天以后,神州租车也宣布叫停其所提供的“带驾”服务。

就在2013年,北京、广东、重庆等地还先后通过《北京汽车租赁管理办法》、《广东道路运输管理条例》等办法出台细则,强调在租赁汽车的同时不能再提供驾驶员,也就是说不能同时出车也出人。

亲身体验:司机抱怨收入降低

4月24日,腾讯科技亲身体验了易到用车软件,司机郭师傅(化名)提前十五分钟就来到了约定地点等待,车内很整洁,运行叫车软件的是中控上架着的一台高端安卓智能机。

通过在车上的攀谈,腾讯科技了解到郭师傅和他的大众轿车半年前加盟了易到用车,刚开始的收入还能达到5、6千元,但春节后收入下降到3、4千元,每一单大约易到用车要提成25%左右。

“司机太多了,易到现在降低门槛了,好多黑车司机也进来了”,郭师傅称,他们司机有着自己的朋友圈和微信群,具体谁是兼职,谁之前做黑车的都互相清楚。他透露,目前司机的服务质量确实参差不齐,其他司机迟到甚至爽约的事情都在发生着。

在安全问题上,郭师傅认为司机处于弱势,他称前段时间易到用车一个司机载客的时候发生了交通事故,撞车以后车内的安全气囊也弹了出来,“但乘客有易到用车提供的20万保险,而司机只能自己去修车,我们司机出了事还得自己解决”。

由于挣钱越来越少,郭师傅决定在车再架一台手机,装上大黄蜂软件,这样能多一些接单的机会,“早有其他人这么干了,不过是再去大黄蜂签个合同的事,我一直嫌麻烦”。

这段路程共13公里,历时45分钟,易到用车上显示价格为78元,比同样路段搭乘出租车要贵上一倍。

无效的保单

在上述体验过程中,腾讯科技曾收到了易到用车一条短信,上面称特意赠送了一份价值20万元的“华夏易到安心意外险”,保单号为YC2014042*******,并将在服务开始后生效。

而据腾讯科技了解,目前针对叫车应用,还没有保险公司为其制定专用险种。一些公司目前是通过购买保险公司针对团体旅游的交通险来进行代替。传统出租车都有保险公司与其合作并制定相应的专用险种。在出现事故时,可以通过保险保证司机与乘客权益的维护。

在保险行业中,保单生效是需要被保人的姓名与证件号码。而在订车过程中,腾讯科技从未提供过自己的名字与证件号码,易到用车又是如何投保的?

随后腾讯科技致电了提供该保险服务的华夏人寿保险公司,经其工作人员通过系统查询,这份保单中被保险人的姓名为腾讯科技在注册易到用车时所提供的一个网名,而身份证号则是以143开头的他人身份证号。青岛网络公司新思维网络是一家专业从事:网站建设、网站优化、淘宝托管及400电话于一体的大型网络机构。

此外,经腾讯科技查询,这份保额20万元价格1.5元的保单还保了三名其他的乘客,另外三名乘客的身份证号处全部填写为0000000。

“投 保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两个如果有一个条件对不上,都是无法理赔的,因为我们无法核实你们的身份”,华夏人寿的工作人员解释称,除此外,这份保单的起止时间 精确到秒都是相同的,也就是保单刚一开始就结束了,就算是姓名和身份证对上了也没办法,“交通险最短时间也要持续24小时,这份保单根本就没有生效”。

用户体验问题频出

事实上,除了大多数人并不在意的保单问题,随着这一市场的升温,越来越的体验问题在暴露出来:

小贺(化名)是易到用车的用户,最近几个月他几乎天天都要使用易到用车,因为这种商务叫车模式“既可以让我下楼就能坐上车,也可以享受到较舒适的服务”。

“真的有服务质量特别好的司机,但我也遇上过极品司机”,小贺告诉腾讯科技,司机的服务质量确实参差不齐,尤其是携程投资以后,不但有黑车司机进驻,同时感觉易道的司机平均服务质量下降很多。

有一次早上上班,小贺称自己已经强调了路线,但司机却没有沟通的情况下绕到了更堵的一条路,导致他上班迟到。除此之外,迟到了1小时的司机,爽约的司机则都被小贺碰到过。

相对于小贺,杨女士每周也要用上一两次易到用车,而本月22日的经历让她出奇的愤怒。因为司机在接她的过程中车上也搭载了其他乘客,让她无法接受,随后易到用车在微博上向她道歉。

“后来我和易到用车联系,他们虽然道歉了,免除了该笔订单的费用,但是我的精神损失费呢?只能吃一堑长一智了”,杨女士今天说起来仍不满意。

黑车参与并非空穴来风

易到用车和大黄蜂都是声称自己选择了与第三方汽车租赁公司合作的方式,选择符合要求的车辆加盟。这种方式可为自身节省至少上亿元的车辆采购以及养护费用,并且也省去车辆过度使用或报废的后期隐患。而在这种模式下,“黑车洗白”也变成了一种颇值得研究的现象。

关于有没有黑车司机加盟易道的问题,易到用车副总裁朱月怡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明确表示不会,她称易到用车目前所用都是租赁公司提供的有资质司机,而车也是租车公司提供的正经营运车辆,不会有法律风险。青岛网络公司新思维网络是一家专业从事:网站建设、网站优化、淘宝托管及400电话于一体的大型网络机构。

一位自称曾参加过易到用车培训的司机“XWEN”在知乎上发文透露,“易道的车现在几乎90%都是私家车,其中低端车型至少50%以上就是原来的黑车。”

“XWEN” 解释称,私家车司机加盟的时候,会跟另外一个汽车租赁公司签合同,把车委托给租赁公司;再跟一个劳务派遣公司签合同,自己变成司机。所谓的人车分离。“易 道有活的时候,把活安排给你,你以人力公司司机的名义接活,然后去和租赁公司借车,可是刚刚好非常幸运就是借到了自己的车。”

为 了验证上述说法,腾讯科技也进行了相关调查,在58同城的招聘板块,腾讯科技发现了近10条易到用车发布的带车司机招聘,并强调一定要是“有京牌车”的司 机。在招聘中,易到用车要求司机,驾龄5年以上、熟悉北京路况,车辆则必须是京牌车辆、5年以内车龄并15万公里以内。

通过电话,易到用车的赵经理和同事告知腾讯科技只要车不算太旧,没有什么大问题,对于驾龄长短并无硬性要求,无论全职或者兼职,只需要签个合同就可以加盟。

这并不是个别现象,北京《法制晚报》就曾报道大黄蜂一位签约司机的车是私家车,也并没有挂靠任何租车公司,属于严格意义上的“非法营运”。此外,爱拼车、AA拼车在内的多款拼车软件也被媒体曝出支持乘客与私家车的交易,大量黑车混迹其中。青岛网络公司新思维网络是一家专业从事:网站建设、网站优化、淘宝托管及400电话于一体的大型网络机构。

从业者寄望政策修改

据腾讯科技了解,资本市场对商务叫车业务的风险并不在意,易到不但2011年底拿到晨兴创投领投的千万美元级A轮投资,2013年底又拿到携程和DCM的6000万美元B轮投资。而叫车软件大黄蜂也在创业一年间A轮融到百万级美元投资,随后被阿里巴巴旗下的快的打车收购。

但在市场需求强烈、利润回报率较高的背后,由于缺乏名正言顺的法律法规支持,商务用车业务处境颇显尴尬,“合情不合法”成为业内人士自嘲的说法,修改当前规章、放开对汽车租赁公司经营代驾业务的限制也成为他们的强烈诉求。

关于是否“非法营运”的政策问题仍是悬在商务叫车应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在政策出台之前,商务用车公司也应当规范自身的线下流程,无论“合法经营”与否,规范司机准入与乘客安全保障等问题都是需要亟待解决的重中之重。

一位乐观从业者的从业者向腾讯科技表示,打车软件也曾经历过政策的封堵,但最终还是达成了平衡,只要需求旺盛,商务叫车业务现在遇到的问题迟早都能得到解决。

但腾讯科技了解,目前商务叫车业务在全球都属于法律真空,去年洛杉矶市政府也曾以“未经许可从事商业运输服务”为由向Uber下达了禁令。除美国本土外,包括德国柏林、比利时,西班牙等过也宣布Uber的服务“非法”或给予“临时禁令”。

这个市场能否像打车软件一样快步前进,还有待时间证明。